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关报道

湖北警方缉捕传销大鳄 非法资金累积上亿
 
日期:2009/9/17 访问:
 
   昨日,湖北宜昌公安、工商紧急出动250余人成立联合执法队,对城区伍家、东山、平湖等辖区传销窝点杀“回马枪”,有效打击了传销人员的嚣张气势。当日,全市共捣毁传销窝点9个,抓获120余人。宜昌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国化表示,“警方将严查非法传销行为,国庆前夕把所有传销人员驱散回乡,还宜昌市民一片净土。”

   据宜昌警方统计,今年5月至8月底,宜昌市展开大规模打击传销专项行动,共清查170个居住点,抓获传销人员2126人,其中A级4人、B级15人、C级57人。

   这其中,来自四川渠县的传销A级头目罗全福(化名)将“触角”伸到枝江,异地操纵、遥控指挥榨取钱财。宜昌公安将计就计,派遣卧底潜入该组织,掌握证据后赶赴成都将其抓获。据办案民警介绍,他在“事业”鼎盛时期,曾掌管万余下线,遍布全国47个城市,涉案金额上亿元。上周,带着种种疑惑,记者走进枝江市看守所采访了他。

   策划:解铃还须系铃人

   今年3月,全国掀起一股打击非法传销热潮,宜昌、枝江两级经侦部门在宜昌市公安局副局长杨国化的指挥下,通过摸排,掌握到辖区存在百余名非法传销人员。

   数据统计,今年3至4月,先后有20余名外地人在枝江警方安排下,救出身陷传销的亲戚或友人。其中,湖南邵阳43岁男子刘玉生报案称:侄子陈善培(23岁)执迷不悟,已是C级“家长”,几经劝说仍无法自拔,反而劝他也加入组织。

   据了解,近年来,警方会同工商部门一直在严打传销,往往采取驱散、教育、遣返等方法进行处理,但事后,传销人员异地租房、重新组织,效果并不明显。

   “必须从思想上让传销人员认识到传销骗钱的真相,才能让众人醒悟,自愿离开传销组织。”枝江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周俊华说。

   经过商议,警方决定从陈善培入手,让他自我认识到传销的危害。在警方安排下,刘玉生作为警方卧底潜入传销组织,并成为侄子下线。他的任务是了解枝江传销组织内幕、为警方提供情报、掌握该组织骗钱证据。

   不久后,情报显示:枝江共有7个“家”,成员大多来自湖南邵阳,且传销组织一再宣传,只有多拉下线,才能提升级别,赚更多的钱。陈善培半年间业绩积分达到4000多分,从E级升至C级“家长”,离B级6500分差不了多少。

   计谋:警民上演“无间道”

  C级“家长”每人管理着10至20名D、E级成员,并与他们同吃同住,生活十分艰苦。陈善培做梦都在想着多拉人头快速升级。警方了解到陈的心态后,决定将计就计,设法让其成为B级,既可认清骗局,又可帮助警方了解传销高层动态。

   民警告诉刘玉生,如果邵阳籍传销人员将拉来的人头均记入陈善培“账”上,陈增加了积分,当上B级后,老乡们都有“好处”。刘领略意图后,前往7个“家”游说,得到了支持。4月份,陈的积分超过了6500点,顺利成为B级。

   陈善培升为B级后,与枝江团队另三名B级骨干唐升亮、姚俊明、张湘在外合租房屋,饮食与住宿环境有所提高,每日仅负责收钱和检查卫生。

   警方再次找到刘玉生,让他请陈善培了解传销高层,看传销团伙是否有销售盈利活动,其经费来源是何渠道,拉人头来的钱都到哪儿去了。此时,陈仍不知晓叔叔是卧底,更不知道自己在警方安排下“升官”。

   情报说明,该团伙名义上是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但实际上这仅是个幌子,未推销任何产品。枝江团队B级骨干只将发展下线的钱,汇款给A级领导,然后再由A级返利给B级,就是利用拉人头的钱牟取暴利。陈善培意识到如此肮脏一幕,感觉自己被骗了,后在其叔叔劝说下,他打算弃暗投明,与警方合作揭穿骗局。

   [---分页---]

    落网:顺藤摸瓜直捣老巢

   民警发现破案时机成熟,暗自与陈善培正面接触,让他到邵阳籍传销人员中现身说法。

   在警方安排下,4月26日晚,陈善培借故说不想干了。因传销团伙内部有惯例,凡遇到想走的人,均由B级领导对其谈心,让其增加信心进行挽留。

   当晚10时许,唐升亮、姚俊明、张湘在枝江鑫穗大酒店1006房间对陈进行谈心,此时,刘玉生悄悄在外与警方取得联系,民警径直奔赴房间一网打尽枝江B级头目。

   随后,陈善培分别到7个“家”中现身说法。据统计,当天共有370多人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其中包括7个C级 “家长”。

   该案圆满告破,警方决定顺藤摸瓜直捣黄龙,力争抓获A级传销头目,但A级往往遥控指挥、异地操作,许多传销骨干连其面都没见着,要想抓他犹如大海捞针。

   据唐升亮落网后供述,他所知道的A级头目叫罗全福,仅与其有过一面之缘。2008年下半年,罗全福与其儿子驾现代轿车前往枝江团队“视察”,唐作为管理人员负责接待。

   据此,警方查到罗全福暂住成都。5月10日,枝江警方组织专班赶赴成都,起初围绕车牌号查询线索,但很快就中断了线索,当初从成都开到枝江的车牌号已过户他人。

  随后,警方又确定了以车找人的方法。恰巧,现代车4S店一售车小姐与罗全福还有联系,问取了罗的手机号与家庭住址后,民警在他出没的地方守株待兔。

   一周后,民警在成都五块石社区一车库内发现罗的现代车,当场抓获前去取车的罗全福,并从其随身携带的皮包内查获数张“天狮”传销结构图。

   历史:鼎盛时期操纵万人

   罗全福,41岁,四川渠县人。据其交代,他在枝江、湖南常德、河南周口、江苏新余等16个城市设有传销团队,鼎盛时期,47个团队共有万余名下线。罗全福落网前仍有700多名手下,以每人购买过1套产品2800元推算,他非法牟利200万,若在其鼎盛时期以万人计算,涉案金额超过亿元。

   罗全福个人如何牟利呢?警方介绍,每套产品2800元,他从中分得600元,再每月坐享数万元工资。去年10月,“天狮”两名最高级传销头目落网后,本应分给他们的900元被罗占有,相当于此后,罗就是最高领导,一人独享1500元/套的提成,而其下线则按不同层次分款百元。

   警方给记者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该组织共分“五级”,即E级会员(实习业务员)、D级推广员 (业务组长)、C级培训员(业务主任)、B级代理员(业务经理)、A级代理商(高级业务员)。

   级别用业绩点数来表现,每35元为1点,讲课时,按大套产品3900元/套计算,实际操作中,按中套产品2800元/套计算。

   自述:焊接工传奇般变老A

  罗全福出生在农村,2005年,他凭借一手焊接手艺,远赴广东沿海城市打工。在此期间,一名老乡介绍他进入传销,称此“赚钱快”。他初次接触传销,就购买了两套产品。罗全福告诉记者,当初的他就像如今所有深陷传销无法自拔的小伙子一样,一心一意的拉人头,还辞去每月二千多元的工作。1年后,他被提升为C级。

   2006年,因考虑到自己年岁大了,当上C级仍吃不好、睡不香,罗全福辞职回乡。岂料,同年底,B级头目打电话,称他已自动升成B级,快到湖北荆门管理团队。

   原来,罗全福离去时,曾掌管着30多名下线,他们每拉到1名下线,罗就自动提取点数。他如约赶到荆门当上B级领导。隔着铁窗,罗全福回忆:“2007年3月,因为查得严,我们从荆门转移到枝江,当B级时,最风光的是手上有200多名下线。”他显然忘记了自己的身处之地,像在与自己的部下谈话,对记者感叹到,“我也是白手起家,凭借自己的实力平步青云。”他万万没有想到,再次回到枝江竟住在看守所内。

   2007年底,罗的业绩点数直线上升,成为A级后,被调往四川总部遥控指挥全局,每日用骗来的钱四处挥霍。目前,罗全福被羁押在枝江市看守所,当地检察院准备以组织、领导传销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对话:希望大家别相信传销

   三峡晚报:你的钱都从何而来?

   罗:羊毛出在羊身上,都是下线身上流出的血汗钱。

   三峡晚报:你认识到自己错了吗?

   罗:肯定错了啦,不然怎么会呆在这里(看守所)。

   三峡晚报:你最对不起的人是谁?为什么?

   罗:那些无知、被骗的最底层的人,他们没赚到钱就回家了,我对不起他们,希望不要有人再被传销所骗。

   三峡晚报: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罗:钱都不是我一个人得了的,我也是受害者,被上线蒙骗后,才会起心思去骗别人,但我自己做错了事,还是认账。
 


分享到:

上一个:漏网“小蝴蝶”在余杭非法获利171万元 2009/9/22 9:08:12
下一个:涉嫌非法传销 申牌直销企业成都“翻船” 2009/9/15 9: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