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成果

闫希军:科技创新推动医学进步 社会进步
 
日期:2009/9/15 访问:
 
   天士力集团总裁闫希军11日在夏季达沃斯论坛——“2009年新领军者年会”间隙对凤凰网财经表示,科技创新推动医学进步,社会进步。以下凤凰网采访天士力集团总裁闫希军的文字实录:

天士力集团总裁闫希军(资料图)

   记者:闫总您好,作为一家国内知名的高科技中药企业的掌门人,您对这次“达沃斯论坛”,有什么样的期待,您这次参会,有哪些想法希望你们全球企业界的领袖分享?

  闫希军:我觉得“达沃斯”作为全球性的国际化的这样一个经济高层论坛会,这个会议办的非常出色,非常好。它聚集了政治、经济、人文,各个领域的精英和领袖,我觉得在中国连续做了三次夏季达沃斯经济论坛,在大连两次,天津一次,所以逐步的引起了我们中国商业界、经济界的关注,总理三次都到会,都做了重要的报告,而且讲话,并且对企业界说了殷切的希望。

   他最著名的一句话,在去年全球经济危机的时候,他提出说,经济学家血液当中流着良性的血液,良知的血液。今年他在会上,总理又提出企业家血液当中,要流着道德的血液,就是说让企业界、企业家承担这个社会责任。他今天为这个会议又提出了,让“达沃斯会议”不但要商业界这些精英承担,领袖们要举办,还要关注全球的那些落后的地区,尤其是欠发达的发展中国家,比较贫穷的那些国家,那些人民生活环境,他们的经济发展。另外总理还提出,我们不但要发展经济,更要关注民生,就是要关注人民的医保、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这一次的会议,还是引人最注目的,又增加了一个项目,那么就是在昨天下午两点钟,日内瓦厅里面,举办了一个新的项目,就是中国的中药和西方医学的融合。另外主要谈到了中国的中医药的核心,它的核心技术,它的核心要素,它的核心的技术方法、路线是什么?和西方的医学有什么不同。我也作为这一次论坛新增的这个项目的平行会议的主要发言人。有来自英国的,有来自加拿大的,有来自我们中国中医药研究院的、中医药科学院的,企业界我作为一个代表。

   这个举动就对我们提示了“达沃斯”从高层的经济论坛和政治论坛、人文论坛,逐步的走向了关注人们的民生和医疗保障。为什么呢?我觉得它有这么几个要素,更重要就是,随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的改变,还有就是我们西方医学的发展,也对我们人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这些生活方式,生活习惯,环境的改变是造成了疾病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这个疾病谱发生改变就从过去的一般性感染,或者急性感染的疾病转向了由于生活方式引起的代谢综合症。比如说像高血压、糖尿病,还有肥胖症,三高的,高蛋白、高脂肪、高血脂这样的疾病。这些疾病,现在我们西方医学,单一的治疗原则,单一性,单一的,寻求某一个点上解决问题,现在出现了短板。他们更关注几千年来中国的中医药发展,怎么能够去通过治胃病,从预防入手,怎么能够去从整体来分析疾病,来寻求解决办法。

   我觉得通过这个论坛可以给人们提示,今天我们经济发展它不是单纯的一个GDP的概念,或者关注某一个指标,比如说一个经济指标,那么就是人们从一个经济指标,一个地区的经济逐步关注到一个整体的、全球性的综合的一个指标。这个我觉得是这一次,第三届夏季达沃斯会议的新的亮点,而且在昨天中国的中医药,和西方医学融合的论坛上,施瓦布先生和他的夫人也参加了这个会。施瓦布是达沃斯创始人,他也参加了这个会,在前面听,而且还提了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创举,就是“达沃斯会议”上的一个创举,从经济不断的融合到政治,再融合到人们的民生的关注,健康的关注。

   天士力多年来一直关注、从事我们中医药的发展,我们从一味中药开始研究、生产、营销,一直到服务,从一个点上做起,现在应该通过我们一个中药,从传统探讨怎么如何走向现代,在走向现代的过程当中,把过去传统的中药一个模糊的、不清楚的这些概念,通过我们利用现代化的技术方法、路线,逐步的使它变成数字化。在数字化变化的过程当中,我们建立了研究的体系、方法、路线,突破了种种的技术难关,建立起来这个技术平台,在这些平台上,都突破了技术瓶颈。

   那么通过这些平台的建立,然后我们再关注到一个产业链,从一个产业链上看一个产品的发展,再看一个产业的发展。通过一味中药的现代化的进程当中,使我们建立起了质量标准,这次质量标准对我们今天的发展,我们称为“大健康”产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天士力从一味中药,现在成为一个产品的集成,从一个产品的简单的生产,现在发展成为一个,形成一个产业链,一个比较完备的产业链。

   从种植,标准化的种植,种植不断的优势,包括这些采集、加工,以至物流的配送,以至到利用信息工业化的手段来生产这个产品,然后再到我们不断的建立这个标准体系,得到国家不断的认可,也得到了消费者不断的认可。通过消费者的体验,真正体验出通过现代化的这样一个过程,把传统中药变成一个现代中药,对现代中药发展逐步的有一个清醒的了解和一个观念上的转变。

   现代中药有效的成分是很清楚的,而且把这些有效的成分,都能够识别,确立它的化学结构式,能够识别它。另外,能够把它这些有效的单体的活性成分,它们之间的配比关系,配比量能够确立下来,这些量就变成标准化。我们现在生产一个“多个的活性成分”的现代中药,就像控制一个成分这样来控制。这样的话,就说到了我们药品的疗效,质量配比上是一个恒定的。

   在这些过程当中,使我们一批的现代中药能够供应到市场上去。通过这些现代中药的发展,我们逐步确立了我们整体的发展战略,就是“大健康产业”。我们把“大健康产业”作为两大板块,一个是生命安全,就是做好一盒,这一盒药里面,首先要做专、做精现代中药,做大、做强现代中药,因为现代中药是我们自己的研究过程,深深体会的一个过程。现代中药通过这个研究,把我们几千年来的传统医学,一个很大的推进,一个很大的发现,一个很大的现代化的这么一个过程,所以说,我们必须把它做大、做强。应该说通过我们这个做大做强的过程当中,真正的把几千年的中医药的文明推进了一步。

   第二,就是我们做特色的化学药,再一个就是做国际化的高水平的中药。因为我们今天看到,我们今天这个疾病谱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们要以中药为基础,还要充分的运用化学药,因为化学药是两百多年来,应用现代的科学技术研究,当然我们不和西方大的公司来比,去抗衡,或者去相比,他们在化学药领域里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有很深的沉淀。

   但是我们要做它的特色,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一个治疗脑胶质瘤的替莫唑胺这个药,我们的研究水平超过国外大公司的水平,还有很多的,比如说我们在研究现代中药的过程当中,可能在某一个植物里面,发现了一个单体化合物,单体化合物。只要我们拥有了研究化学药,制造化学药这种技术团队,拥有了这个技术平台,拥有了这个人才的技术团队,那我们可能从植物当中发现了这些化学结构式,那我们就可能能够把它做成一个程度很高的一个单体活性的一个来自于传统药,来自于植物药,把它做成一个现代的药。这些技术,把化学合成的技术,用在研究现代中药上面,那也是非常好的。

   另外,就是我们说通过建立人才团队,做现代的生物药,我们在中药研究过程当中,也有运用很多的生物技术,比如说中药里面的某一种成分,需要用酶转移的这么一个过程,有的还需要酶发酵的过程,这个对应用生物技术都是非常好的,我们现在用生物技术研究这个,比如说治疗溶栓的、心梗的,心脏的血液凝固堵塞了以后,我们轻松的能够溶栓。这个尿激酶原在上海生产,那么这个药是国家一类药。你心梗以后,心肌梗塞,注射以后,在一个小时之内,它就能够把这个血栓能够溶解,能够急救,它的副作用也很小。

   还有我们通过研究,我们现在研究这个生物疫苗,亚单位生物疫苗。这些技术都跟国外是同级的,有些级标是超过国际大公司的水平,所以我们做好一盒药,这是我们为了生命安全,再一个为生命健康,把研究药或制造这个药的技术,应用在保健品上。在我们研究的过程当中,有的是能够成为药,有的里面的疗效缓冲一些,有效组织少一些,但是它不适于做药,但是做保健品还是可以的,作为治胃病的保健品,治疗亚健康的这些保健品。保健品要长期吃,药是有病的时候吃,没病的时候他就可以不吃,保健品对正常人也可以要吃,所以它不能像药物成效非常大,就不行,它有一个缓冲的作用,有一个补充剂的这样一个功效,所以我们就可以把它做成一个保健品。

   另外,我们把植物药的有效组分,有效活性成分做成化妆品,把生物药与人体细胞同源的这些细胞,通过我们基因重组,通过发酵,做成生物化妆品。人随着年龄的增长,皮肤的衰老,皮下细胞的坏死,我们这个化妆品用上以后,它可以修复皮下死亡的细胞,或者替换死亡的细胞。这样的话,通过养护皮肤,改善局部皮肤血液循环,阻止皮肤衰老的作用,所以这些化妆品都是非常好的。

   另外,我们现在还围绕着人们的生活,衣食住行的生活方式,比如说我们要研究怎么能够给亚健康状态的人群研究一个健康的方案,健康管理方案,我觉得这个人的健康现在需要管理,不但是一个单一的管理,要系统的管理。怎么能够系统的管理?缺乏一个健康的管理方案,再一个就是要用一些针对亚健康人群的一些健康的补充品。比如说保健品、化妆品,还有人们每天喝的这一杯水,我们现在通过研究,能够研究出像“细胞水”,高质量的小分子水,这个小分子水它就能够进入细胞。我们人每天喝了这么多的水,我们的水现在受污染,分子量都比较大,它不能够去进入细胞,到体内要进入细胞的话,在体内要经过一个复杂的代谢过程,才能进入细胞。[---分页---]

   我们现在通过科学研究,解决怎么能够使纯天然的水,不断的能够变成小分子,进入到体内,很快的就能够通过细胞通道,进入细胞,能够养护人体的细胞。但是这个水它不能够大量的喝了,每个人定量一天喝多少,这样的话,使你的细胞能够得到很好的修复,这是我们要做好一瓶水。当然大部分的水,我们现在在长白山,长白山天池底下那个原始森林里面,发现了一个很大的一个泉眼出的水。我们把这些水的资源要开发利用好,怎么能够去使人们能够喝到纯净的、没污染的,而且经过科学生产的水。

   另外我们也要做好一杯茶,我们应用我们现在研究药的基础,把千年普洱茶,经过优选科学的配方,通过优选当地的微生物,进行优化,然后经过系统的发酵。我们过去老百姓做生物茶,发酵的时候,它是一个自然的,受到天气的变化影响,所以使它不能够充分的发酵,充分的氧化,所以我们现在通过这个工业化的发酵,就避免了老百姓在发酵过程当中,由于天气条件,或者环境的条件,一个是发酵不充足,第二个是让茶的发酵过程受到污染,我们现在在一个可控条件下,一个优选微生物群体,一个工业化的发酵,使这种茶就一下大大的加快了它成熟的一个程度。

   为什么说我们普洱茶发酵好了以后,要存放好长的时间?我们把存放的时间,完全应用了我们的技术方法,加速解决了,这种茶我们再经过科学的萃取,使它里面有效的物质进行萃取,你比如说,在萃取过程当中,从茶黄素,很快的转变成茶褐素、茶红素,茶褐素和茶红素治疗价值很高,我们平时浸泡出来的茶黄素,它是不能够从茶黄素转变成茶褐素,再转变成茶红素。另外我们把它咖啡碱、茶多酚、茶多糖这些成分,都给它分离出来,使它逐渐的分离,能确定一个量化的关系,这些有效的组分,我们把它统称为普洱因子。

   这些普洱因子在一个可控的条件下面,成为一个混合物,那么我们马上现在就把过去个人要冲茶、要泡茶,还要去品茶,我们轻易地变成了一个随时随地,时时刻刻每一个消费者都能够及时的享受到这个茶,能够变成速溶的了,拿水一释,一个袋一释,然后一沏,轻松的能够喝到这种生态型的这种普洱茶,现代的生物普洱茶,而且一个是快捷方便,另外有效成分均衡,然后它的治疗价值迅速的提高。这样的话,把一杯茶就做好了,几千年的茶由现代科学技术,给消费者解决了很多的问题。

   我们的大文学家余秋雨先生,余秋雨先生他看到这种茶,当他了解了以后,他这么说的,当我没有时间的时候,没有时间去泡茶,没有时间去品茶的时候,在我工作紧张的时候,我要喝普洱茶怎么办,我们就想到这种生物的普洱茶,迅速的使我能够享受到一个美味的,一个有治疗价值的茶。当我对这个茶的保存过程当中,是不是污染,对它的质量,对它的安全,有质疑的时候,余秋雨说,我们就很快的想到这种茶是有标准的,有生产标准,有商品标准,有系统的法规标准,那么就说是很安全的,所以说我们要把这一杯茶做好。

   另外,我们遵循我们中国人一个是每天要喝水,再一个时时刻刻能喝到茶,还有比如说我们遇到亲朋好友的时候喝酒,所以说我们把这个酒,也是用现代科学技术,在茅台镇,我们大家说这个茅台酒是最好的嘛。我们现在在茅台镇做了一块酒,叫“国台”,我们这个就酒变成一个科学的酒了,把传统的普洱茶做成科学普洱,那么把这个传统酒做成一个科学的酒。这个酒一个是它的微生物的特性,我们经过优选,它是具有特性的。

   比如说我们过去的品酒,就是一个师傅用舌头每天品,我们现在把舌头的感官,变成指纹图来品酒,现在的机器人和品酒师傅同时品这个酒,他们的重复率已经达到了98%以上,这个就避免了人在品酒的误差。你比如说这个人他是要有误差的,他有受天气的影响,受情绪的影响,受疾病的影响,比如说你吃辣椒了以后,受饮食的影响,那你品酒就不行了。

   我这个机器人他永远是这样的,所以我们把过去的模糊概念的传统酒,我们现在做成打造成现代健康白酒,我们倡导现代饮酒文化。这样的话,就变成一个科技型的,传统的变成(现代化  音对)的,就是我们遵循了我们今天的绿色经济,绿色经济就是以市场为导向,消费者的消费理念,围绕消费者的这个消费理念,消费的思维方式,消费的需求,这是以市场为导向,以传统工业为基础,就是怎么用现代科学技术,怎么把去传统这种产业给它提升,变成一个现代的产业。

   这样就真正的解决了,人们在今天这样一个量化的思维方式条件下,我们今天消费传统产品,就感到不安全,不放心,这个就是我们完全能够符合我们今天的一个绿色经济,以市场为导向,怎么能够利用现在的科学技术,把传统产业给它提升,不管是从一瓶水上,一杯茶,一瓶酒。包括我们的传统中药,把它变成现代中药,我觉得这就是科学进步、科技创新,推动了我们整个的社会文明和产业的提升,所以我们谈到天士力,是多元化,它是一个相对的,在大健康的领域里面,是相对的一个多元化的发展,它不是跨行业的多元化。

   这样的话,我们充分的能够把我们在研究药的技术,应用在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上,起到了一个非常大的作用。我们就能够真正使我们的大健康产业,能够有的放矢的一个在科学指导下很快的发展,真正做到了“大健康”,我们创造的“大健康”,应该从四句话来做起,让人民能够生得好,活得长,病得晚,走得安,活得长,他是叫生命质量,是人们对生命质量的一个提高。病得晚是一个生活质量,也就是我们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尽量让人们能够少受痛苦。归纳起来就是要建立五大体系,这五大体系,一个是要树立“大健康”的理念体系。我觉得我们今天,在工业革命的过程当中,从西方发达国家他们走过的历史经验或教训看,就是先污染后治理,我们走了一个错误的道路,也不是一个非常成功的道路。

   那么今天这个经济发展,已经从过去摸着石头过河,现在已经不行了,我们现在已经是一个规划时代,从规划入手,有的放矢的发展,就不能说我们先发展,最后污染,回头花很多的成本去治理。在治理过程当中,我们本身对资源它就是一个浪费。

   那么我们人类不能够再走这一条路,先得病,后治疗,我们要发挥我们东方,尤其我们中国的中医药的特色,就是要去治胃病,谈到我们这个理念上要提升,我们人理念不提升,往往就是也可以上天,探火星,也可以下海,就是不了解自身我们一个病毒感染,我们全世界人都惊慌,我们一个艾滋病的病毒,、流感病毒、SARS病毒,都是世界的一个震动,就说明我们人类并没有了解自己,也没有去把自己管理好,所以我觉得,我们人理念要提升,我们就能够用现代的科学技术,去解决我们的问题。

   我们现在理念提升的话,还有一个就是,我们一个人的健康,已经不是你个人的家庭,也不是你家庭的健康,它是整个社会的健康。我们要有社会观、人文观、经济观,一个人的健康跟经济是有直接关系的,你比如说我们中国人,这个13亿人口要不健康了。我们今天有多少外汇储备,我们有多少经济GDP的发展,都不能够把我们的人养活,不能使我们的人能够健康的生活,所以我觉得要从理念上提高。我们社会的健康资源是有限的,大家都多占一些,我们的健康资源就少一点,所以提升健康理念,树立“大健康”理念,我们要普及“大健康”教育,让我们全民通过教育,大家要了解。

   我觉得我们的健康教育要进教科书,再一个就是创新健康技术体系,“大健康”技术体系,普及“大健康”教育体系,这个创建“大健康”技术体系,我们要把这个科学技术应用到人的健康领域里面来。再一个就要完善“大健康”主体,我们现在人类“大健康”的服务,是远远跟不上来的。再一个就是我们企业要做好“大健康”产业体系,我们的“大健康”产业,要从一盒药做起。再一个要制定一个健康的管理方案,我们今天人的健康需要管理。再一个从一瓶水做起,从一杯茶做起,从一瓶酒做起,就把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习惯,都把这个产品要做好,我们企业做健康产业的企业,产品要做好,然后不同的人群,要制定好一个健康的管理方案,不但要把一个人管住,把一个单位要管住,我觉得我们企业的领袖,是领军者,新领军者。首先要把自己企业的健康领军好了,自己企业健康领军好了,先把我们这个老总,这些新领军者,自己的健康怎么领军好,把你企业的健康怎么领军好,我们这个社会就是一个“大健康”的社会。

   凤凰网:您刚才也提到,天士力一直在做把传统中药变成现代中药,这个跟现代中药国际化面临的困境,是比较相关的。天士力在国际化上有什么样的考虑呢?

   闫希军:我们现在首先在国际化上面,是应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或方法,建立国际化的标准,建立国际化的人才,我们的产品自然就国际化了。我们现在的产品在全球也在销售,我们产品复方丹参滴丸在美国,在欧盟EMEA范围之内,它的成员国,我们也在做试验,我相信我们一个是从保健品入手,大量推广。再一个就从处方药下手,通过按照西方发达国家的质量标准,我们通过科学的研究,要让他们能够从法规上承认我们的现代中药。

   再一个就是我们应用现代的研究方法,进行大样本,你比如说我们现在有一个心血管的药,我们现在做了4000个病人,4000个样本的病种的观察,利用医学的观察方法,观察他的疗效,我们已经做了五年,今年也是完成了这样一个巨大的工程,这么一个任务。它主要是应用在预防观察他的心血管疾病重大事件的预防,减少死亡率,这个死亡率你比如说,减少他的心梗,减少他心梗以后的死亡率,这些试验都在中药领域里面,不管是美国FDA去做这个临床实验,还是大样本按照样本去做,在中药领域里面,都是太(常见  音对)。

   凤凰网:谢谢您。


分享到:

上一个:秦永楠:复杂性消费行为是直销存在的前提 2012/8/8 12:29:30
下一个:国际系统大师艾莫先生来访金士力佳友 2009/9/10 9:45:24